原著序言


近来,特别是在西方,对于《沟通》有着非常迫切的需求。

不久以前,我在一份著名的刊物上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,作者在结尾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“为什么(WHY)?”这一个简单的英文字却留下了许多结结巴巴不能沟通的话。

如果知识成了他自己本身的目的时,就是一个可悲的危险,特别是当知识与生活的艺术分割的时候,更是如此。

使徒保罗给罗马人的书信中写着:“从前所写的都是为我们的学习所写的,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,可以得着盼望”(罗15:4原文直译),旧约的历史不仅被写下来,使我们可以知道他,更使我们可以学习那些先人的经历。这些教训,将会严重地影响我们每日的生活和属灵行程的进度。当今世代最大的需要,并非更多的神学知识或历史知识,而是一些与我们现实生活有关的知识。

作者写这样的一本书,是欠了许多人极大的债,原因是出现了一个无法避免的事实,就是本书大部份的内容都是别人研究的成果。所以本书各章并不会对历史事件有什么新鲜的亮光。任何一个通晓教会历史的人,不会在本书中找到什么不熟悉的事。这本书的目的,是盼望人们能够坐下来思考神在以往二千年中的作为,及在二十世纪末所给我们的意义。如果我们同意可以从他人属灵的经历中,学习到一些真实的功课,那么,我们必定可以从教会历史中的胜利和失败中获得许多的启迪。以后各章的结论是否公正,将留给读者自己去判定。有些人可能不同意,甚至强烈反对作者的推论,但如果这本书能催促人们诚恳地思想一个重要的题目,并鼓励人们学习及遵循神在历史中所说的,那写这本书的目的就可算是达到了。

我曾尝试去寻找圣灵在教会中运行的轨迹,然而由于受到许多现实的限制,我只能选择神的灵在历代中,为神的目的所用的少数几个方式。盼望能藉着这些简短的综览,能对着神圣的原则有足够的显示。而这些原则,无论对婴儿时期和今日的教会,都一样重要。

任何想要从历史事实中吸取神学教训的研究,都注定会遇到一些专有名词的困难。有一些名词在纯圣经处境中是一个意思,而在历史处境中经常又是另一个意思。“教会”是个大大显示本书主题的名词,这便是个极好的例子。因这词的用法,可没有受限在严格的圣经定义中,为避免广用这词而招致混淆,书中一律使用大写(英文字)的“教会”来表示高度组织化之历史性的基督教。而小写(英文字)的教会则是一般的用法。尽管如此,这并不意味难题就此完全解决了。如果读者感到迷惑:为什么用这个,不用那个?这显明作者心中很可能正有同样的迷惑。不管这词的使用情况如何,从上下文中,我们便可清楚弄明他的意义。

书后所附的简短书目,是特别为着那些因读了本书,而有兴趣继续进行更多研究的人所预备的,大部份书都应该是很容易找到的,而且也非常易读;所引用的经文,除非另有注明,否则一律使用修正版。

教会的历史是人回应神话语的记录。他展示顺服和叛逆的结果。作者有一个祷告,就是盼望有人因着这本书,开始更紧密的跟随,并顺服这活着且永存的道。

约翰.甘乃迪

一九六四年三月于根土(Gunter)

编按:由于难以分辨组织化之历史性的基督教和教会,更难于以人的眼光来断定,所以本中文版一律用教会来表示,留待读者自己思考和寻索。